1. <textarea id='kz6you7k'></textarea>

                  最新動态

                  最新動态

                  發布時間:2017-02-10

                  近年來,随着計算機及網絡技術的飛速發展,博物館在傳統實體博物館和近年數字博物館的基礎上,提出了“智慧博物館”的概念,并被定義爲“通過充分運用雲計算、物聯網、移動通信、大數據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感知、計算、分析博物館運行相關的人、物、活動和數據信息,實現博物館征集、保護、傳播、研究、管理活動智能化,提升博物館服務、保護、管理能力的博物館發展新模式和新形态”。

                    

                    在智慧博物館的定義中,藏品屬于“物”的範疇,除應具有傳統實體博物館裏藏品所擁有的地位、作用、價值和特性外,還必須實現人、物、活動及其數據在物聯網環境間動态多元雙向傳遞。物聯網作爲在互聯網基礎上的延伸、創新和應用拓展,通過無線射頻識别技術(RFID),利用紅外傳感器、全球定位系統、地理信息系統、激光掃描器等信息傳感設備,按約定的協議,可以把任何物品與互聯網相連接,進行信息交換和通信,以實現對物品的智能化識别、定位、跟蹤、監控和管理,目前已在交通、金融、航空、物流、軍事等各領域廣泛應用。無線射頻識别技術(RFID)是物聯網技術的核心之一,射頻識别的電子标簽等信息傳感設備是實現物聯網的核心中介設備,博物館藏品智慧管理的關鍵環節是所有藏品本體及其相關信息能在智慧博物館的形态下被物聯網技術的信息傳感設備感知和傳遞,核心難題是感知設備(如RFID電子标簽)可以和博物館藏品實現安全高效規範結合。

                    博物館藏品種類繁多,數量巨大,目前至少包括可移動文物、标本等五大類。它們的形态豐富多樣,質地千差萬别,大小輕重相差懸殊,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安全隐患和差錯。基于此,物聯網RFID電子标簽與文物藏品結合應該滿足以下基本原則:第一,安全無損可逆,确保結合處對文物藏品不造成任何損傷和隐患。第二,标簽相對規範統一,盡量追求小型化,有一定識别距離,各項性能優越,成本相對低廉,使用周期壽命長。第三,标簽盡量考慮參照現行文物藏品的标識方式,标簽的大小和懸挂黏貼附着位置盡量不影響文物藏品的展示和觀瞻。第四,标簽不需頻繁更換,減少文物藏品移動造成的安全風險,原則上不增加較多工作量,不增加較多經費成本。第五,管理手段上确保RFID電子标簽與文物藏品的相對一體性(在庫房管理中必須保證文物藏品與電子标簽的絕對統一性,否則視爲重大安全責任事故,出庫以後在展廳或運輸途中可根據管理要求而定)。

                    在這樣的基本原則下,南京博物院和相關工作團隊經過大量市場調研和長期反複測試,基本選定了兩大類(抗金屬無源标簽和非抗金屬無源标簽)三小類電子标簽。第一類爲抗金屬無源标簽,尺寸爲長5厘米、寬1.5厘米、厚0.6厘米,适用于金、銀、銅、鐵、錫等金屬類文物藏品(當射頻信号遇到金屬質地物品時,電波将出現非常大的損耗,爲使電子标簽能在有耗媒質中使用,必須使用抗金屬标簽,以保證識别效果和成功率)。第二類爲非抗金屬無源吊牌标簽,尺寸爲長5.5厘米、寬2.6厘米、厚0.1厘米,适用于衣服、紡織品以及有環、有耳等非金屬适合穿系縫綴的文物藏品。第三類爲非抗金屬無源紙質标簽,尺寸爲長4.5厘米、寬1.9厘米,适用于平整且宜于黏貼的文物藏品。三類标簽均設計有南京博物院logo,并有留白處便于填寫文物藏品庫房管理統一編号即南博藏品總登記号或分類号。經過大量反複模拟試驗和現場真實環境的全天候測試,總結出穿系式、套挂式、黏貼式、袋裝式、軟夾式、縫綴式、囊匣式、特殊式等8種标簽綁定方式,基本可滿足南博430288件(套)各類和各種質地文物藏品的管理需求,識别距離爲2~3米,理論識别率爲99.99%。

                    博物館的文物藏品一旦和RFID電子标簽安全結合綁定,利用基于物聯網射頻識别技術的館藏品全流程管理系統和信息容量龐大的藏品數據庫,并在互聯網和物聯網所需的各種軟硬件設備支撐和保障下,博物館藏品管理将從傳統的人工化管理、近年的數字化管理躍升爲智慧化管理階段,可實現博物館藏品在科學标識、出入庫管理、定位識别查找、定期和不定期盤核統計、庫外流通跟蹤、預防性保護和監控等核心管理環節的有效規範實時動态應用,形成藏品信息可查詢、流程可追溯、安全可保障的文物藏品全流程高效共享智慧管理新模式。該模式在南京博物院的金屬文物庫房已得到初步應用和成功實踐,減少了工作人員單調重複勞動,優化了文物藏品和庫房管理流程,并可在更大範圍内,實現各單位内部文物藏品信息資源和第一次全國可移動普查文物信息平台相互導入和無縫對接,在更高層次上實現了智慧博物館的人(公衆)物(藏品)并重、均衡發展、全面發展的理念。